“们,们!”吴玉看到公司被砸,心态都差点崩了,可却一句威胁的话都说不出来。

几乎在顷刻之间,小玉传媒所有的东西,便是被砸了稀巴烂。

“也别觉得我们徐家欺负弱小,我告诉,的小玉传媒也不用再开下去了,这是们三年来犯下的所有罪证。”徐宇大步上前,从手下手里拿出了一叠厚厚的文件,直接便是甩在了吴玉的脸上。

“这是管理部给的查封文书,同时,马上就会有公家人来调查。”

听到这几句话,吴玉顿时面色灰败。

吴玉开的小玉传媒,自然是有一些不合规矩的地方,不过,以前都有黄依依帮忙,将这些罪证给掩盖了起来。

如今这些罪证,却是被徐家找到了。

思细级恐,吴玉知道,在公家,黄依依的靠山就是王大先生,只要王大先生在,谁也查不到小玉公司的情况,可现在一切都被查了出来,这是不是说明,王大先生已经不行了?

吴玉越想越是有可能。

在这一天,半个城市的传媒公司都遭受到了打击,出手的人,就是徐家。

一时间,人心惶惶。

一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黑白气质

第二天一早,张辰早早起来后,便是知道了这个消息。

“徐家出手,雷厉风行,传媒行业已经乱做了一锅粥,就在昨天,起码有二十家传媒公司被查封或是倒闭。”林决然喝着咖啡,对张辰道。

张辰敲了敲额头:“徐欢欢做的?”

“嗯,那姑娘对确实不错,她出手针对那么多公司,就是为了。”

“如果对她也有好感,不如相处试试……”林决然补充道。

张辰顿时尴尬了起来,但还未等张辰说什么,林决然便道:“不过,刘秘书也挺想的,倒是个花心的人,处处留情。”

张辰变得更加尴尬了,他苦笑道:“姐别这么说啊,我可没有处处留情,我很尊敬刘姐,也很尊敬欢欢。”

“还说不是花心。”林决然瞪起了眼睛。

“不管怎么说,刘秘书和徐欢欢都是好姑娘,谁当我弟妹,我都高兴,但要是个花心大萝卜,那我看不起了。”

张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如果不是和白琳发生过那么一夜,张辰肯定会接纳徐欢欢,但在白琳那件事处理掉之前,张辰不打算和任何一个女人相处。

在安抚林决然几句后,张辰快步出门。

在门口站了没多久,黄月便是一脸憔悴的走了过来。

“证据,拿到手了吗?”张辰问道。

“保险柜里,是一个硬盘,硬盘里面保存的,是那天暮雪死亡时的事,我查看过了,里面没有声音,但是有画面。”

黄月拿出手机,找了一会后,给张辰播放了一下。

随即,张辰便是看到,暮雪被推下楼的样子。

“这个黄依依确实好狠,外界传闻,她和暮雪闺蜜情深,结果暮雪就被黄依依推下楼,死在黄依依的眼前。”张辰看到视频内容,也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

“剩下的事,办了吗?”张辰问道。

“办了。”黄月利索的拿出了一把车钥匙:“这是我找朋友复制的李星河的车钥匙。”

张辰接了过来,道:“找董天天,把视频的消息稍微放出去一些。”

“明白老大,老董已经和我说过了。”黄月揉了揉眼睛,看上去有些困倦:“老大,我问个事啊,这次我办事办的这么漂亮,能不能给点奖金啊?”

“事成之后,给十万拿去花。”

“老大……也太抠了吧?我把这视频卖给媒体,估计都能卖个一百万呢。”

“虽然能卖出去一百万,但是会被我打断腿,健全的花十万,和被我打断腿花十万,选哪个?”

张辰这么一说,黄月只能悻悻一笑:“老大,十万就十万吧,我这个人不贪财,以我和老大的关系,哪怕别人给我一千万,我也选择支持老大!”

“别拍马屁了,放心吧,事成之后有那那份,我先走了。”张辰认真的说道。

张辰离开后,黄月随手折断路旁的树枝叼在了嘴巴里。

他喃喃的道:“对付黄家,哪怕是不给我钱,我也会做啊,老大……莫非,已经发现了我的身份,所以才这么信任我?”

另外一头,董天天的动作很快。

在拿到视频后,董天天立马放出了风声,这风声便是……暮雪不是得了抑郁症自杀的,而是被人谋杀的。

利用董天天的关系网,消息传的飞快,而董天天,也稍微透露了一点点视频中的内容。

至于为什么没有直接发出来,则是因为这一次,他们要给黄依依,造成最后一击。

与此同时,在一栋豪华别墅中。

李星河看到这消息,顿时傻了眼。

他不知道消息是怎么走漏的,但他知道,这个消息现在走漏出来,黄依依一定怀疑他。

哪怕这事,根本就是不李星河做的。

李星河留下证据只是为了自保,可现在,消息被别人传出去了!

咚咚咚。

门外有人敲门,李星河拉开了房门,便是看到一名穿着宽松汗衫的男子站在他的面前。

这名穿着汗衫的男人,名字叫做黄天。

他的地位,在黄家六名高手中,排名第六,实力与黄润相近。

在黄家,大家都知道的,最得人心的高手,共有六人。

也正是因为黄润阵亡,黄依依才将这人找来为他做事,除此之外,黄依依还将排行第四的黄龙给叫到了身边,现在则是贴身保护着黄依依。

至于那黄龙的实力,比黄润还要强大。

一看到这个人,李星河便是一脸畏惧,他清晰的知道,这个黄天有多强。

黄天悠悠的说道:“小姐说了,今天李先生不能离开我的视线,我一会,带去找黄小姐。”

闻言,李星河顿时心中微凉。

不能离开他的视线?

黄依依到底想要做什么?

李星河不安的摸了摸手机。

“黄小姐说了是什么事吗?”

“不清楚,不过黄小姐很生气,他希望得到李先生一个解释。”

“啊?什么?”

“为什么,现在大众暮雪不是自杀,为什么网上流出的那几秒的视频,是在李先生,您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