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间的推移,脑子里的绞痛终于好了一些,各种感知开始重建。

浑身酸痛,像是被人暴揍了一顿。

这确实是件让人郁闷的事情,才刚刚服用了大力丸,就给自己来一次这种体验,这是在警告自己不能太飘吗?

可自己不是没飘嘛?啥事儿都没干呢。

呃……好吧,其实服用思维风暴药剂的时候,内心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庆幸的,觉得自己身体倍儿棒,就算有点点副作用,那也是能扛过去的。

结果……不说了,那都是泪。

不仅身上酸痛难忍,更难受的还是自己的肠胃,感觉里面全是空的。

“马哥,我昏迷了多久?”

“也不久,就两个多小时。”

“医生检查是怎么说的?”慕远比较关心这个问题,到了医院验血几乎是必须走的流程,万一从自己血液中验出思维风暴药剂的残留物质,那乐子可就大了。

马俊语气中透露着深深的无奈,道:“说你小子过渡疲劳,过渡饥饿,晕过去了。现在已经输了两大瓶葡萄糖了。”

“就这些?”

仰望的少女恋旧的心绪

“不然你觉得还有些其他什么吗?”

“呃……没了。”慕远道,“其他人呢?李局……”

不等慕远说完,马俊便说道:“你不是在昏迷之前提供了一条线索嘛,李局他们正在开展相关工作。不过你小子可得做好心理准备,估计这次一顿批评是少不了的。”

慕远苦笑,这真不能怪自己啊!

谁知道这思维风暴药剂的后劲这么劲爆?要不是这玩意儿,自己还能坚持五六天……要是精力药剂足够,说不定能坚持得更久。谁让上午的十连抽就只抽了6瓶精力药剂呢。

见慕远这般表情,马俊苦口婆心地说道:“小慕,我知道你喜欢办案,可办案也不是这种搞法的啊!连续三天不休息,看把你能得。这下好了,直接晕倒了。”

“不过你小子也真牛,刚才不仅分局所有领导都来看望了你一遍,市局领导也来过了。”

“他们……就只是来看望了一下?”慕远语气有些怪异。

马俊愣了愣,道:“当然!不过幸好你当是是昏迷的,不然估计每位领导都会好好给你上一课。”

慕远倒是不害怕被上课,领导只是领导,又不能像父母那样提着棍子揍人,怕什么?

只是这些领导居然只是看望了一下,太抠了,怎么着也该慰问慰问吧?自己都晕倒了。

哎!也不知道自己的三等功的奖金什么时候才能下来,不然刚刚哪还需要给老王打电话借装备……

不对,自己的装备呢?

慕远瞅了瞅身上的病号服,整个人都不好了。

衣服被换了,那放裤兜里的微型摄像头盒子应该也是瞒不住的吧?领导看到了,该不会把自己当做是老王那样的人吧?

真特么是无妄之灾啊!

“我要出院!”慕远看着马宇,认真地说道。

马宇很干脆地摇了摇头,道:“不行!领导吩咐了,让你在医院里好好养两天。”

慕远哭笑不得,道:“医院哪是修养的地方?要不这样,你把我带一家餐馆里去,保证一会儿就活蹦乱跳了。”

“不行!你现在不能暴饮暴食。”

慕远想揍人……

“那……我的裤子放哪儿了?”

“那边柜子里,你这是单人病房,不用担心别人动你东西。”

慕远审视地看了马宇一眼,随后说道:“马哥,你看能不能给我弄点吃的?”

“这个可以,不过你现在只能先吃些稀饭,这是医生吩咐的。”

慕远很烦躁,医院果然是与自己八字不合,吃稀饭有个屁用,我要吃肉啊!

不过看马宇一脸认真的样子,估计自己就算提出吃肉的要求也是不被允许的。

“我先给李局打个电话,告诉他你已经醒了,让他们也放心。另外让他们顺便捎点稀饭过来。”

慕远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道:“马哥,稀饭这东西医院附近很多嘛,下去卖点就行了。”

“那你……”

“放心吧!我都已经醒过来了,还能有什么事?”

“那好吧。”说完,马宇便站起身来。

慕远连忙说道:“我要廋肉粥,浓一点的,最好……多带几碗。”

马宇:Σ(⊙▽⊙“a……

“其他粥我吃不惯。”慕远强调了一句。

马宇心里满是卧槽地离开了。

慕远终于有时间处理自己的事情了。

他现在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任务,费了这么大的劲,还把自己弄进了医院,要是还没把任务完成,那就亏大发了。

打开系统界面,慕远瞬间瞪大了眼,这特么的……真没完成?

难道发现那两人还不算找到关键线索?慕远想shi!

“小统子,任务为什么还没完成?”慕远带着一些发泄的语气质问。

小统子的形象还是一如既往的恭顺,道:“主人,看来你脑子被思维风暴药剂摧残的不浅。案子都还没破,任务当然没完成。”

慕远愣了愣,忽然眼睛一亮,他听出了其中的关键点。

也就是说,就算自己找的关键线索是正确的,也必须等案子破了任务才算完成。

这似乎也能理解,要是现在就显示任务完成,岂不是系统提醒自己找的线索是正确的?这是变相的作弊嘛。

想到这里,慕远心情也好了起来,他对自己找的那条线索还是很有信心的。

“饿?”慕远忽然一声惊呼,倒不是因为他自己饿,虽然他自己确实也很饿,但也不至于叫出来。

因为他看到主界面上的小毛的形象中冒出一个气泡,气泡里有个字:饿。

“你饿?我还饿呢!先忍着。”

忽然,慕远看到在小毛形象的下方有一个进度条,现在已经缩短了一半。

“饥饿度?”

他内心怎一句卧槽能形容……

“这进度条要是空了,小毛会不会死掉?”

慕远不像试,要真死了,他这个任务也就没得选了,妥妥的一张宠物复活卡完事。

那他费了这么大的劲做这个任务干嘛?

“医院里喂宠物是不现实的,之前的鼠粮也还放在办公室里呢。不行!必须得出院。”

“怎么才能让医生同意我出院呢?”

“妈蛋,浑身酸痛!站起来估计都困难。脑门也疼得厉害,想骗医生估计有点困难。哎,这风暴药剂虽好,可容易伤身啊!”

这种从肉体到灵魂的疲惫感,让慕远很不习惯。

“要不试试精力药剂消除风暴药剂后遗症的效果?”慕远眼睛一亮。

虽然一瓶精力药剂价值2点侠义值,但相对于小毛被饿死这种大事来说,就不算什么了。

当下慕远意念一动,一个蓝色小药瓶出现在左手手心,拇指、食指轻轻一拧盖子,然后往嘴里一倒。

“还是精力药剂的味道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过度疲惫,以前他服用精力药剂并无太直观的感受,可这次,他却清楚地感受到一股清凉的气息在体内游走,像是被无数双柔软的小手按摩一般。

那种舒爽感差点让他叫出来。

“看来还真有效!”

最先恢复的是大脑,那种剧烈的疼痛感逐渐消退,思维立刻变得敏锐了许多,智商重新占领高地。

不过这种状态还是无法与正常情况下服用精力药剂相比,无法享受到整个思维无比通透的那种快感。

逐渐的,身上的那种酸胀疲惫感也在慢慢消失,只不过这个过程确实比较缓慢,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躯体的长时间疲倦积累了太多的有害物质。

当大部分的负面状态消除后,腹中的饥饿感却变得更加明显了,举目看见挂在头顶的吊瓶,慕远有种把它扯下来痛痛快快喝下去的冲动。

好在他忍住了。

要是真这样做了,估计就不是在这家医院了,而是换一家精神病医院。

慕远再次打开系统界面,看了看小毛饥饿度的进度条,对比前后变化,估计这小家伙差不多还能坚持一个小时。

“尼玛,这小家伙比自己性子还要急啊!自己要是饿了,熬上一天半天的也没问题,可这小家伙居然只能坚持这么一会儿。看来以后自己要随身携带干粮了。”

也不知道毛丝鼠是否挑食……

马俊办事的效率确实蛮快的,前后不到十分钟,他就已经出现在了门口。

他虽然没有按照慕远的要求多弄几碗稀饭,但也提了两碗,算是比较厚道了。

要不是因为手上插了吊针,慕远估计直接冲过去迎接了。

迅速翻身爬起,慕远脸上的笑容很灿烂,道:“马哥,你看要不叫个医生过来,我这吊针可以取了吧?”

马宇抬头看了看,里面的液体只剩下一点点了,于是将手上的饭盒往旁边的桌子上一方,道:“行!你先等着,我去叫护士。”

两分钟后,马宇与一位护士一道走了进来。

毛宇一眼便看到慕远一脸舒爽地仰躺在病床上,而刚刚提回来的两盒稀饭已经空了。

“你咋全吃了?”马宇惊呼道。

慕远笑笑:“你提过来不就是给我吃的吗?”

“可……另一碗只是备用,我打算让你试着慢慢吃。”

慕远咧了咧嘴,道:“不用试了!就算再来两碗,我也能吃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