瞅了瞅还剩下的167点侠义值,慕远稍稍犹豫了一下,暂时放弃了继续抽卡的想法。

倒不是他不想抽,而是这段时间破案对时光回溯符消耗有点大,以至于现在时光回溯符剩余时间只剩下70多秒了。

虽说七十多秒也还是蛮多的,毕竟是一分钟多的时间呢,可万一要是又遇到青禹县那类杀人碎尸案呢?甚至比那案子更复杂的呢?

所以,存留足够的时光回溯时间,是一种较为稳健的做法。

另外,现在商城里的道具已经逐渐丰富,特别是类似于技能升级卡这类的东西,将来是肯定要兑换的。

地主家留点余粮,心里也不慌嘛。

毕竟自己现在对于抽卡也没有太迫切的需求。

抛开这些因素不谈,慕远此时抽卡的热情也消减了许多。

抽卡这类事情,与那啥也没多大区别,一开始激情无限,抽过之后就索然无味了,休息一段时间后,便又激情满满……

至少……慕远是这样认为的。

暂时不抽卡,但刚才抽到的技能升级卡却是需要尽快用掉的,这也是为了利益最大化。

到底用在哪一个技能上呢?

午后的纯白夏日

慕远大致梳理了一下自己已经掌握的技能。

平时没注意,这一梳理却发现自己掌握的技能还是蛮多的——尽管有不少技能属于然并卵的。

经过短暂的思考,慕远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正如他刚才所想的那样,抛开宗师级技能不谈,目前对自己帮助最大的技能,莫过于高级痕迹检验技术和专家级的犯罪心理画像技术。

“高级痕迹检验技术,就现在来说也勉强够用。而且,估计西华市局的某些刑事技术民警,痕迹检验方面的能力也能达到高级,甚至在部分分支技能上点到了专家级都有可能。所以,仅仅只是把这技能提升一个等级,意义也不是特别大。如果提升犯罪心理画像技术,就完全不一样了。”

犯罪心理画像技术,是他掌握的第一个技能,尽管只是专家级,但一直以来,给慕远的破案带来的帮助却是极大的。

或许从直观上看,这项技术的作用没有宗师级气味鉴别技术和时光回溯符来得直接,但实际上,它却是在每个案子上都发挥了自己的作用。

毕竟,只要是案子,定然涉及到嫌疑人,而嫌疑人肯定会有心理活动,包括作案动机、作案的方法、作案时的心理状态、作案后逃窜的路线等等,都是可以通过犯罪心理画像进行分析的。

在真正办案中,这种分析只是一种顺理成章的行为,甚至都能让人忽略。

举个简单的例子,时光回溯符就像是吃饭,犯罪心理画像技术就像是呼吸。大家在日常生活中,都知道吃饭的重要性,可很多人却很容易忽视自己还有呼吸这样一件事情。

提升犯罪心理画像,对自己的帮助更大一些。

更何况,犯罪心理画像技术是专家级,使用这张技能升级符,也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出它的价值。

心头有了决定,慕远意念一动,直接点开包裹,选择了使用技能升级符。

然后弹出一个选项,自己已经掌握的所有专家级及以下等级的技能豁然在列,慕远选中了其中的犯罪心理画像技术。

确认完成,慕远脑子里顿时涌出一股清凉,一个个念头不断冒出来,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些念头是怎么出现的,甚至自己都从未接触过这方面的理论。

这些念头,都是与犯罪心理画像技术相关的,但却比之前所掌握的专家级犯罪心理画像技术更加深奥。

仿佛过了许久,实际上却只是一瞬间,慕远便已经吸收了所有塞进自己脑子里的知识。

从外表上看,倒是看不出慕远有任何的异常——呃,也不太对,在那一秒前后,其眼神仿佛多了一些变化,如果盯着一个人看得太久,会给人一种直入人心的威慑力。

慕远这边还没来得及去体会大师级心理犯罪画像技术的强大,车已经到达了火车站外。

在老张同志的招呼下,所有人迅速下车,很快便登上了前往昌黎县的高铁。

……

慕远扭头看着窗外快速闪过的景象,心头有些郁闷。

就在刚刚,按照车票上的座号,明明自己应该与大猪蹄子坐一排的,结果这老张同志多事,说什么你们两个女孩子多聊聊天,然后就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了大猪蹄子,他自个儿跑到自己旁边坐着。

“哎!人老了,果然事儿多!……算了,我忍!”慕远心底念叨了一句。

“小慕,我还从没见过你爸呢。听李局长说,你爸曾到我们局里来过,可惜无缘一见。”老张同志笑呵呵地说道,“能培养出你这样一位优秀的人民警察,想来你爸的能力也是非常强的吧。”

慕远回头瞅了一眼,眼神有那么一丢丢奇怪。

哎,老张同志,你应该希望我爸的能力没那么强,不然你很容易被打屎……

毕竟,刚刚你耽误了老慕儿子与美女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也就相当于耽误了老慕儿子处对象的时间,这样一来自然就会让老慕儿子更晚结婚,也就让老慕同志更晚抱上孙子。

这仇恨,大了!

张大主任被看得心惊胆战的,道:“小慕,你这啥眼神啊?”

“呃……啊,没什么。”

张大主任倒也没往心里去,笑着问道:“你给你爸说过我们要过去吧?”

慕远茫然地摇了摇头,道:“没有呢。”

老张同志顿时一愣,愕然道:“你怎么没提前说呢?万一他有事不在家咋办?”

慕远道:“放心吧,他肯定在家。”

“为什么?”

“这……需要为什么吗?”

老张同志脸皮抽了抽,憋了半晌,才道:“你最好是先给你爸打个电话,同时也联系一下你老家这边的辖区派出所,这样也能尽快完成政审,我们也能早点返回西华市嘛。”

慕远听后,心头一动,二话没说拿出了手机。

“喂,爸!我今天要回来一趟。”

电话里传来慕兴军惊愕的声音,问道:“今天是周一啊,你跑回来干嘛?被你们局给开除了?”

“不是。”慕远脸有点黑,“政治处要过来进行政审。”

“政审?呀,你小子应该提前说一声啊……”

老慕同志刚说完,忽然语气一顿,道:“不对啊!全省的招警考试是同时进行的吧?现在面试成绩才刚出来不久呢,怎么可能政审?你小子糊弄我吧?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

“哪能啊!”慕远连忙道,“真是政审,你要不信,我把电话给我们张主任,他是政治处主任,这次就是由他带队,你自己问他好了。”

说完,慕远直接把电话递到了张松面前,郁闷地道:“我爸不信。”

张松愣了愣,虽然没听到慕兴军说的是什么,但从慕远的言语中,多少能猜出一些。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手机。

“慕大队长,我是华成区分局政治处张松。”

“领导您好!”

“什么领导不领导的,别叫得这么生分。我年龄估计比你大,你叫我声张哥得了。……刚才小慕同志说得没错,我们确实是过来对他进行政审的。”

“为什么?按照招警考试流程,不是应该先体能测试吗?“

“呵呵,小慕的体能测试免了。”张松说道。

忽然,张松愣了愣,他从慕兴军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些端倪。

“怎么?小慕没给你讲过那件事情?”

“什么事?”慕兴军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懵逼气息。

张松道:“就是被提前录用为人民警察的事情啊!”

“提前?怎么会?”慕兴军着实被震撼了,他从警三十年,还从没听说过有这种骚操作……

张松瞥了一眼慕远,心底充满无奈。

这么大的一件事情,这小子居然没给家里人说。

当下张松也没隐瞒,简明扼要地将事情说了一遍,电话对面的老慕同志却陷入了沉思。

当然,他说了三个二等功的事情,毕竟若没有这几道“硬菜”,市里领导也不可能同意这事儿。只不过对于这三个二等功到底是怎么来的,张松却是没说。

然而,沉默片刻后的老慕却开口问道:“张哥,三个二等功?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这小子办的什么案子,能立三个二等功啊?”

张松愣了愣,忽然发现……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怎么回答啊?

照实说?肯定不行!当时小慕就说过不能提爬楼救人这个事情的。剩下便是那涉毒大案和抓获间谍的功劳,但这两个,似乎也不太方便说。

不等老张同志回答,慕远已经先开口了:“也不对啊!就算是连续三起大案,省厅也不可能颁三个二等功给小远吧?”

“只有一个是省厅颁的。”张松脑子转得飞快,避重就轻地说道,“另一个是外省颁的,当时小慕出差在那边办案,顺手帮他们抓到了一个间谍。还有一个是市里颁的,是小慕见义勇为救了一个人。”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