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套房的大厅里面,魏西林和张扬两人之间在诉说着什么。

“这么说来,这一切都是张少你的计划了?”

张扬自然是把自己来到江都之后所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魏西林,而后者听完之后,自然也是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没错,只是我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你居然会来到湛华市,这倒是有些打乱了我的计划。”张扬苦笑着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听到张扬的这一番话之后,魏西林倒是有些尴尬了起来,张扬说得倒是没有错,他的出现的确是打乱了前者的计划。

“你怎么会来到湛华市的?”很显然的,张扬也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毕竟张氏集团插手进来,也只不过对三方势力造成了一定的威慑而已,还没有彻底搞乱自己的计划。

其实张扬的心里面倒是对张氏集团插手湛华市的事情比较感兴趣,他之前就想着,张氏集团到底是什么目的呢,正好现在魏西林在这里,倒是可以问一问。

“我也是收到消息,说杨伟已经派人过来湛华市,想要对你出手,这才赶紧带人过来。”魏西林对张扬自然是不会有任何的隐瞒,直接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在把心中所有的疑问都搞清楚之后,两人突然却是相视一笑,说起来,上次见面也是有一段时间了啊。

接下来,两人又是闲聊了一阵,就在这个时候,魏西林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本来他是不想被人打扰,所以就并没有接听的打算。

但是电话一直响得不听,在张扬的示意之下,他才是无奈得按下了接听键。

“魏董,出大事了,听楚瑜说有人已经混进了湛华酒店,很可能要对我们不利,你要小心一点。”电话里面传来的是周清的声音。

如琬似花美少女清纯白净闺房养眼写真图片

此时的周清心里面也是有苦说不出啊,谁知道自己大为夸奖的那个孟扬居然就是混进来的那个人呢。

不过魏西林听到他的话之后,

却是先看了看张扬一眼,心里面就是已经有了些想法。

“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周清在电梯里面见到的那人,应该就是张少了吧。”魏西林的心里面暗暗地想着。

“魏董,你听得到我说话吗?”周清见到魏西林并没有说话,还以为是出什么事情了,于是就试探着说道,语气之中也是充满了焦急。

“哦,没事,我知道了。”周清的这一番话,也是立马把魏西林给惊醒了过来。

说完,魏西林就直接挂断了电话,反倒是把目光放在了张扬的身上。

后者倒是被魏西林的额这一阵目光搞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一时之间 ,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也就没有说话。

“怎么了?”过了许久,仍不见魏西林说话,张扬这才主动开口询问着。

“张少,刚刚你是不是坐电梯上来的,在电梯里面是不是还遇到了什么人啊?”魏西林也是反应了过来,稍微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

“是啊,碰到一个叫做周清的人,好像还是湛华酒店的管理人员吧。”张扬实打实的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在他的心里面,周清可不就是湛华酒店的管理层嘛。

“原来是这样啊,刚刚他们打电话和我说,有人已经闯了进来,我一猜可能就是张少你的行踪被人家给发现了啊。”听到张扬的话之后,魏西林也是释然了,既然那人是张扬的话,就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

不过张扬听到这一番话之后,却是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他也不傻,自然是想到了湛华酒店肯定是有摄像头,自己的行踪被暴露了。

要不然的话,这一路走来根本就没有人看到过自己啊。

“老魏,因为我计划的关系,所以我现在根本就不能暴露出去,你待会儿要把这件事情压下去。”张扬此时的脸色却是凝重了起来,煞有其事地对着魏西林说着。

张扬自然是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魏西

林,而后者此时也是明白张扬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于是就点了点头。

“张少,我麻痹的,我现在就让他们停止调查这件事情。”

听到魏西林的话之后,张扬点了点头,而前者也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就打电话给了周清。

当然,魏西林也是找了一个十分合适的借口,直接就是对周清说,刚刚他遇见的那人其实是自己的保镖。

既然这件事情是一场误会,周清自然也不会继续追查这件事情,而魏西林又是想到那些视频也不能流传出去,于是就让前者把所有的影像都销毁。

做完这些之后,张扬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要是那些监控录像流传出去,被陈家的那些人见到的话,自己的计划肯定就要落空的。

“张少,要不我动用一下张氏集团的势力,直接把陈家干掉吧。”魏西林想了想之后,还是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因为魏西林觉得张扬在湛华市做的这些事情完就不用这么麻烦的啊。

“这倒不用了,要是动用张氏集团的力量,被京都得到那些人知道的话,恐怕会落人话柄啊。”张扬微微摇了摇头,立马就拒绝了魏西林的提议。

魏西林也没有多说什么,他自然是明白这一点的。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你们就不要参与进来了,我在湛华市也不会有任何的危险。”还未等魏西林说话,张扬的声音又是传了出来。

“可是这暗中还有杨伟派过来的人啊。”魏西林倒是有些焦急了,他则让是听出了张扬话里面的意思。

张扬之前说出的这一番话,不就是让魏西林带着他的人离开湛华市啊。

“我知道,这些事情必须要由我自己来完成,最起码,我不会去借用张氏集团的力量。”张扬十分坚定地说着。

魏西林并没有说话,放在平常他肯定是不会违抗张扬的话,不过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危险了,江都可是不比江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