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

av直播免费应用

  “哎呀,没想到这里除了玉书寒和楚英奕,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头脑清醒能说会道的正常人啊!”季凌璇很是惊讶的看着陈轩开口,心中却开始祈祷,这突然的帮手可千万不要真的把王晓玲给赶走了啊。

   东方耀嘴角抽搐,这种显而易见的维护和偏心,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能说会道?

   玉书寒还算是开过口了,但是楚英奕从昨天相遇到今天出现,都没说过什么话好不好?她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楚英奕也是能说会道的?

   而且,她为什么把他排除在外啊?他看起来不正常吗?他也很能说会道好不好?!

   东方耀瞥了季凌璇一眼,幽怨郁闷的开口,“那是十大家族陈家的少主陈轩,曾经是我的伴读。”

   “这样子啊,难怪了,有文化的人就是不一样。”季凌璇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这些日子,她多少也知道兰陵大陆关于读书的制度,只有皇室中人才被要求接受十年的蒙学,在此期间还可以选一个伴读来一起学习。

   其余的人并未多加强行要求念书,而自愿读书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兰陵大陆的人生来就是适合学习武功的体质,可以说,他们要是不练习武功自己都浑身憋得难受,但要是读书和习武一起进行,那么就会很是劳累,因此,教育这一方面是怎么都没办法进步的。

   哪怕是玉家那样子的书香世家,大概除了玉书寒这么一个放在祁和大陆抚养的人之外,其他人多多少少都会一些武功的。

   “我也有文化啊!”东方耀提高声音强调着,巴巴的瞪视着季凌璇一脸求夸奖的样子。

   景粲的秀美笑颜极其俏皮

   季凌璇回转双眸,很是认真的看了他一眼,开口,“心理变态的人再怎么读书也是没救的。”

   东方耀:“……”他上辈子烧季凌璇的祖坟了吗,竟然这么说他?

   如果说之前抓季凌璇回来,的确是别有所图,但是现如今他真的对季凌璇这个人提起了一些兴趣。

   他觉得,时时刻刻和一个毒舌的姑娘在一起很是有趣,这就叫做痛并快乐着……

   东方耀猛地顿住了,他默默脑门,他没发烧才对啊……为什么会喜欢被人毒舌呢?

   难道,他又有什么奇怪的属性被季凌璇开发出来了吗?

   王晓玲还在自责不已的道歉这,见到众人并未有什么过多的反应,顿时急的磕头更是用力了。

   “对不起,我知错了,真的很抱歉……”

   王晓玲对自己也算是狠心,用力的磕头,不一会儿额头上就被磕破了,但是她却并未停止自己的行为,任由血水从额头上流淌到脸颊上。

   眼泪、鼻涕混杂着血水,原本精致漂亮的小脸蛋,此刻也是狼狈凄惨。

   原本那些人就对王晓玲有些好感,这又怎么可能三言两语就彻底改变呢?

   之前虽然多少觉得心里塞塞的,但是现在见到王晓玲如此狼狈凄惨的模样,他们也就自然心软起来。

   此刻,他们觉得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王晓玲肯定是不清楚才会做出如此失礼的事情!

   “晓玲姑娘,你快些起身吧,av直播免费应用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恩,我也相信,王家这么多年都没人主持大局,规矩方面有些松散也是情有可原。”

   “下次多长个心眼就行了,别磕头了,再这么下去就要毁容了……”

   ……

   众人开口规劝,但是这一次却并未亲自搀扶王晓玲起身,而是让身边的随从去扶她起来,总算是维持着一个大家族少主该有的样子。

   头部失血过多,王晓玲这一次是真的觉得有云目眩了。

   她顺势起身,很是感动的看着众人诚心诚意的开口道歉,“谢谢这位少主,你们都是大好人。”

   最终,陈轩的一番话语还是没有什么大作用。

   其实有些人心中并非没感觉,但是他们和陈轩的身份相等,都是十大家族之一的少主,他们的身份也是一样的,被陈轩指着鼻子骂,他们自然不愿意。

   要是他们真的这样子疏远王晓玲,那不就说明他们觉得陈轩说的很对,被他给指正了吗?

   因为心中的叛逆,哪怕他们觉得陈轩说的很对,到底还是选择站在王晓玲这一边。

   众人并未继续围在王晓玲身边,陈轩也并未继续说过要离开。

   一群人就像是刚刚没有发生闹剧一般,开始积极的寻找蛛丝马迹。

   几个少主的手下因为接到了少主的命令,正在帮助王晓玲包扎伤口。

   王晓玲强忍着疼痛,回眸看着不远处的季凌璇,眼中闪过一丝灰暗。

   季凌璇巧笑嫣然,并未在意,抬头看天。

   今天的天气真是不错啊!

   阿勒?

   树上那青色的东西是什么?

   季凌璇皱起眉头,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那有些怪异的青色物体上面,因为是逆光,她不得不微微眯起眼睛查看,但是还是看不清楚。

   季凌璇看了一会儿,树叶却突然摇晃了几下,正好挡住了太阳的光线爱你,季凌璇也终于看清楚那怪异的青色物体是什么东西了。

   但是,季凌璇看清楚那是什么之后,却好似见鬼了一般惊恐的瞪着双眼,头皮更是一阵发麻,身上的汗毛瞬间就开始起立了。

   此刻,就在她的头顶上方,有一个身穿着青色长袍长相很是一般的少年正安静的立在树上,他的脸上波澜不惊的往下看,和季凌璇对视着。

   要是只是一般的偷窥之人,季凌璇肯定不会如此惊恐的反应。

   但是,那个人的样貌,竟然和她杀死十大家族的人的时候,易容出来的模样一样。

   不单单只是容貌一样,就连发型、穿戴、身高打扮等等,竟然毫无出入!

   当时那个长相也不过是她随机在空间的易容工具里面找出来的,怎么可能会出现完全一样的人呢?

   就算是巧合,也实在是过分诡异了!

   撞脸能够理解,但是所有的特征都完全一样,就太让人诧异奇怪了!

   难道大白天的,她真的是见鬼了吗?

   她的眼睛死死的瞪大着,一瞬不瞬的和对方对视着,却很快的伸手去拉扯身边的东方耀。

   “干什么?”东方耀转头看着季凌璇,刚开口询问,就看见她一起诧异惊恐的仰头看上面。

   他皱了皱眉头,也顺着她的视线往上看。

   “靠!”当看清楚树上那一抹青色的身影和面容,东方耀都忍不住骂出声来。

   东方耀的声音瞬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他们立刻回头看过去,当见到东方耀和季凌璇如此奇怪的姿势,他们也纷纷效仿抬头看着他们的视线所在之处。

   “啊,是凶手!”

   众人喜出望外,连忙飞身上前,准备抓住那个凶手。

   然而,就在他们冲到一般的时候,那个站着一动不动的青衣男子突然一个俯冲,就快速的往下冲过来。

   他的眼神很是冰冷的看着季凌璇,目标更是明确的对着季凌璇冲过去。

   季凌璇面色一凝,反应奇快的往后推开,瞬间就退出了几十丈外。

   青衣男子面色无波,角度也瞬间就变幻起来,快速的再次冲向季凌璇!

   季凌璇紧咬着牙关,脚下提速,一个转弯,快速的逃窜到了左边。

   青衣男子也跟着转弯,在身后穷追不舍。

   青衣男子身后,是一大群人提着武器追赶着,不断地叫骂。

   季凌璇听到身后的猎猎风声,顿时忍不住问候他祖宗十八代,这家伙是什么人啊?怎么会和她易容出来的模样完全一样呢?

   而且,还来者不善的紧追着她是什么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