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不对都日华修为感到意外的慕妃屏解释道:“进入归墟谷探秘是千年难遇的机会,你以为蓬瀛海洲的大宗会没有准备么?

这个都日华肯定是被七星殿选出来、施展某种秘法自降修为的入谷探秘代表,至于七星殿用了什么秘法,对都日华的根基损伤有多大,这个可就难说了。”

“不是吧?”

言昆听了之后更加吃惊,“都日华居然愿意为了七星殿自降修为,他可是即将渡劫的人!”

“只要得到的好处够多、够大,自降修为又有什么?

后面再修回来便是,七星殿的那些老怪物肯定许给都日华不少好处,更别说七星殿对归墟谷中的仙羽遗宝了解得比我们多得多,说不定归墟谷中拥有能让都日华平地飞仙的逆天宝物。”

马鸠说得言昆眼神跳动数下,然后问出一个他所担忧的问题:“都日华带了三百个七星殿返虚期高手守住归墟谷入口,那我们还怎么入谷?”

“不用着急,我们先静观其变。”

马鸠语气这般淡定,是因为他背后有栾老头指示。

而一直沉默不语的陈轩,想的则是另一个重要问题。

这些陆陆续续抵达归墟谷入谷禁制之前的修士,其中起码有两三成是返虚期圆满级别,现在又来了三百个七星殿高手,对于现在的陈轩来说,他最多只能对付返虚期圆满级别的对手。

但是都日华这种自降修为的大宗长老一出现,陈轩便预见到接下来的归墟谷之行绝对不会那么轻松。

童话里的小姑娘

虽然都日华动用某种秘法让自己的修为从合道期圆满降到返虚期圆满,但这并不代表着都日华的实力和正常的返虚期圆满修士一样。

这位都大真人实实在在的拥有合道期感悟,以及各种合道期手段,就和当初压制自己境界、却可以轻易击败当时还是化神期陈轩的方修阳一样。

陈轩由七星殿顶级修士选出一个合道真人自降修为、联想到其他大宗也有可能这样做,包括魔道、妖族在内。

也就是说他和四位邪修中在归墟谷中遇到的对手,很可能不止一位自降修为的顶级修士。

要是某些渡劫期、地仙级别的存在也自降修为进谷探宝,那就没他们返虚期修士什么事了。

不过陈轩也不至于往最坏的地方想,强如拥有多位顶级修士的七星殿,也只敢让一位合道真人自降修为出来探宝,说明这些老家伙还是很忌惮蓬莱天宫,否则根本轮不到返虚期修士入谷探宝。

正当陈轩内心闪过一连串想法的时候,都日华带着左非掣等弟子飞近谷口禁制,似乎准备研究如何破除禁制的方法。

看到这一幕的各路修士敢怒不敢言,如果没有都日华的话,在场七八百个返虚期修士还能和七星殿的三百返虚期高手对抗一下。

但是都日华的出现让各路修士心生绝望,他们总算见识到了顶级大宗的魄力,为了得到仙羽遗宝,竟能不惜牺牲一个即将渡劫的合道真人!不过这些修士并没有轻易放弃,兴许会有其他海洲的大宗出现,蓬瀛海洲可是有好几个实力不在七星殿之下的超级大宗,这些大宗肯定不会任由七星殿把控归墟谷入口。

众人想什么来什么,只见海水深处突然速度极快的飞过来一团红云,从中现出一位身着暗红长袍、神色阴寒的老者。

看到这位老者的面容,各路修士一开始只是有些惊疑,但很快就有人想到某位魔道强者的名号,顿时一个接着一个的变了脸色。

“悼亡老人!你竟敢现身外界?”

都日华的吃惊不比其他人小,甚至可以说他是内心最为震动的。

而听到都日华说出这位老者的名号,各路修士霎那间背后一阵发凉!传说中凶名只在蓬瀛海洲三大魔头之下的渡劫期老魔悼亡老人,竟然会出现在归墟谷入口之前!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旋即众人惊诧的发现,悼亡老人的修为也是返虚期圆满!这位凶名滔天的老魔头居然和都日华一样自降修为,也不知道动用了什么秘法,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陈轩也听说过悼亡老人的名号,看到悼亡老人出现,他的目光不由微微一沉。

一位渡劫期老魔自降修为,其战力可是比都日华还要强得多。

归墟谷里面究竟有多大的诱惑,能让悼亡老人做到这种地步?

虽然蓬瀛海洲存在着许多比东方修行界更加玄奥的至高秘法,掌握自降修为秘法的顶级修士肯定不是一个两个,但是无论如何、自降修为就是和天地法则对抗,势必要付出极大的代价!都日华从合道期降到返虚期也就罢了,代价也许还比较小,可悼亡老人是自降两个大境界,想再重修到渡劫期几无可能,悼亡老人此举就是自断修炼之路!众人还未从惊异震撼的情绪中回过神来,只听悼亡老人用他那仿佛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难听声音冷冷而道:“都日华,你们七星殿都敢派你出来,老夫为何不敢?”

“你……”都日华惊愕之下,突然想到什么,“我明白了,传闻悼亡老人你的寿命只余下不到两百年,所以你才会自毁根基让自己的修为跌落到返虚期,想进归墟谷中寻那一丝渺渺然的长生机缘!”

“哼,看来你们七星殿对我们魔道顶级修士的寿命倒挺关注啊,只不过七星殿中那群极其怕死的老家伙,肯定想不到自己棋差一招、只让你一个合道期自降修为出来探宝,进了归墟谷却该如何与老夫对抗?”

悼亡老人语气阴寒的讥讽道。

都日华面色微变,旋即恢复镇定:“悼亡老人,虽然你的境界感悟比我高,但你现在的实际修为和我一样都是返虚期圆满,难道你还能一人单挑我们七星殿三百返虚期高手不成?”

“老夫现在自然不会和你们动手,但是你们七星殿进入归墟谷的人最多不超过五个,老夫又何惧之有?”

悼亡老人负着双手,神情倨傲至极。

都日华心想用他们七星殿的秘法破除谷口禁制最重要,因此不再和悼亡老人说话,就要连同三百个返虚期弟子一起出手破禁。

但是这个时候,又有一位让都日华内心震异的成名修士赶了过来。

而陈轩看到这名修士的出现,眼神彻底冷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