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慕兴军深吸一口气,道,“你在公安局实习?”

“嗯!”慕远这句话说出,反而松了口气。

脑袋都伸出来,该怎么斩哪还是你自己能决定的?还不如放宽心呢。

慕兴军的脸顿时就黑了。

换做以往,慕爸爸立刻就会让慕远这小子知道什么是爹……

可现在,后面一大群人眼睁睁地看着呢。

最关键的是这里就是华成区分局,他要是因为儿子在华成区分局上班就把他暴揍一顿,这不是打华成区分局的脸吗?这是火坑还是咋的?

更何况还有一位西华市市局的领导,自己真这样做了,那可就真是给昌黎县公安抹黑了,还是洗都洗不掉的那种。

“你小子不是说你在什么社会服务公司上班吗?”慕兴军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表现得很平静,但谁都能听出其中带着一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慕远弱弱地道:“警察,不也是为社会服务的吗?”

慕兴军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这小子……提前就给自己挖好了坑呢。

他回忆了一下慕远当初所说的话,估摸着那什么提供家庭矫正服务,就是把人送看守所去……

初秋的赤裸凉意袭人

看着慕远那一脸正经的样子,慕兴军死命地压着抽皮带的冲动。

这时,李局终于过来救场了。

“慕大队,你也认识小慕?”李局似乎很惊讶,“呃,你们都姓慕……”

不等李局说完,慕兴军直愣愣地说道:“他是我儿子。”

李局:“……这么巧啊!”

慕远看着这一幕,悄悄地翻了个白眼:好尬的演技……

幸好这时候慕兴军没有回头看着李局,否则说不定还真会发现破绽。

“李局,慕远是什么时候到你局上班的?他怎么找到进到公安局的呢?他又不是公安院校的应届毕业生。”

站在慕爸爸侧面的刘叔有点慌……

幸好李局是早有准备,连忙说道:“我也不知道,小慕最开始是在青龙街派出所那边上班的。后来我们都觉得他侦查天赋不错,所以就调到了局里的刑警大队。最重要的是,这小子有一条狗,那可是真厉害!”

慕爸爸脸皮抽了抽,转头向慕远问道:“你是怎么到派出所的?我可不相信随便什么人到派出所说想到这里实习,所长就能同意。”

慕远心底将局里的一干领导全部问候了一遍。

你们就算要演戏,也得先给我说一下吧,商量商量不行吗?

我现在怎么整?照实说?还是瞎蒙?

“当时……我正忙着找实习单位呢,正巧坐公交车上抓了个咸猪手,把他扭送到派出所后,就顺口说了还没找到实习单位这个事儿,要是拿不到实习报告,就没法毕业。当时青龙所的杨所长就说他可以给我盖个章。我就想着这章也不能白盖不是?就说留在所里实习。杨所也就答应了。”

慕远说得可谓是气正腔圆,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到。

声音大也是有好处的,说不定就能传到杨所的耳中呢,也就不怕被拆穿了。

慕爸爸对儿子的这个解释倒是没有怀疑。

“你那狗是怎么回事?可别想糊弄我,警犬是那么容易培养出来的?”

慕远一脸无奈地道:“那狗是我捡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就觉得它挺灵性的。”

“狗呢?”

“在楼上。”说着,慕远指了指旁边的大楼。

慕兴军瞪了慕远一眼:“还不带下来看看?”

那眼神,明显是说回头再找你小子算账。

慕远瞄了一圈在场的其他人,一溜烟就跑上去了。

李局等人内心却是凌乱的。

你小子居然将这条二哈关房间里?还从昨天晚上关到现在?

这么宝贝的狗,你怎么忍心将它关在房间里的?

万一死了咋办?

可是这时候他们也不想在节外生枝,只能在内心祈祷着慕远一会儿能抱下来一条活蹦乱跳的狗。

很快,慕远下来了。

二哈还在,不过不是被抱下来的,而是被慕远提着前腿提下来的。

而且看慕远脸上的表情,可不太友善。

“怎么了?”李局忍不住问道。

慕远恨恨地道:“这混蛋,我给它弄了个小便桶,结果……它拉撒倒是都在便桶里,但却将便桶打翻了!现在,那房间里满屋子都是狗屎味。”

“呃……那你也别这么虐待它啊!它还是个孩子……一只小奶狗呢。把房间弄脏了,打扫了不就行了嘛。”李局爱惜地从慕远手中把二毛接了过去。

慕远剜了二毛一眼。

要不是现在还需要它来打掩护,他就准备百度一下狗肉汤是怎么炖的了。

“你们……说的狗,就是这个?”

站在一旁的慕兴军此刻内心岂止一句卧槽了得。

虽然他不养狗,但也听说过哈士奇的大名,这个拆迁办主任、二货,能当警犬?还被华成区分局当宝贝一般养着!

脑子瓦特了吗?

刘叔虽然没开口,但眼中的怀疑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看了看冯钊等人,感觉像是在看一群猪队友!

跟在李局旁边的刘大队呵呵笑着,道:“你们可别不信,小慕,给你爸展示一下。”

慕远脸有些黑,什么叫我展示一下?你明明是想着让我展示一下二毛好不好?不能把话说明白点吗?

可转眼看到老爸那一脸怀疑的样子,慕远怂了。

不就是展示吗?看好了!

几分钟后,慕爸爸开始怀疑人生了……

这特么是狗吗?哮天犬吧?

“爸,你觉得我这狗训练得咋样?”

“不错!”慕爸爸一脸呆滞,喃喃说道。

“是不是一条合格的警犬?”

慕爸爸再次点头:“比警犬都厉害。”

“这么说你同意我当警察了?”

慕爸爸一惊,茫然问道:“我什么时候同意你当警察了?”

慕远认真地道:“刚才啊!你不是说二毛是一条合格的警犬了吗?而二毛只有我才能沟通,你要是不同意我当警察,二毛怎么能成为警犬?”

慕爸爸想要揍人的冲动又冒起来了。

冯局这时笑盈盈地走到面前,道:“老慕,我觉得慕远说的有道理。我们市局就缺这样的训犬员啊!之前我还不知道你儿子就是华成区分局说的那位辅警,不然我刚刚在饭桌上就这样说了。”

慕兴军哪会这么容易同意?当即说道:“冯副局长,这小子学的是软件工程,这……与养狗的专业跨度也太大了。而且,二毛这条狗虽然很不错,但这并不表示他就能成为一位合格的训犬员。”

冯局爽朗一笑,道:“老慕,你这话可就不对了。要说专业对口,自从开放社招以来,警察队伍里又有多少科班出身的?就我所知,我们刑侦支队,有园林专业的、有土木工程的、还有兽医专业的呢,谁的跨度不大呢?至于你说是不是合格的训犬员,这其实不重要。一般来说,一位训犬员只会带一只警犬。而哈士奇的最长寿命在15到20年,现在二毛才几个月。而且,小慕也不可能一辈子都只带犬不是?”

慕兴军有些犹豫——他在犹豫该如何才能义正言辞的拒绝。

毕竟面对的是西华市局的副局长,他也不能像对儿子那般耍老子威风不是?

冯局一看慕兴军这表情,立刻又道:“刚才我也考虑过,以小慕的这份天赋,以辅警的身份加入我们公安队伍就太屈才了。回头我给副市长汇报一下,看看能不能走人才引进……”

李局在一旁咳嗽了两声,道:“冯局,之前我们已经让小慕报名参加了招警考试,现在就等成绩出来了,不过报的是我们华成区分局。”

冯局立刻笑道:“这样啊!那不正好嘛。如果考上了,那自然更好,要是没考上,我刚才说的也不失为一种方式不是?”

慕远的三观再次被刷新,全都是戏精上身啊!

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不会演戏的警察不是好领导。

慕兴军听得是一愣一愣的,他都快怀疑慕远到底是不是自己儿子了。

这都特么的被别人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了……

“冯局,这事儿……回头再谈好不好?对于小远的职业,我们做父母的也只能建议不是?而且这个建议也不是我说了算,回头我还得与他妈妈商量一下。”

“行!现在先不说这事儿。你们的案子要紧。”

冯局也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现在慕兴军没有现场发飙,也是一个好的开始不是?

晚上再找几个酒量好的人来灌灌酒,称热打铁……

李局满脸笑容地说道:“慕大队,既然慕远是你儿子,那这事儿我们就不用操心了,反正你觉得该怎么用,就怎么用。要是今天完不成就明天,明天完不成就后天……”

不等李局说完,慕远很认真地说道:“应该要不了那么长时间。”

李局瞪了慕远一眼,我不就是这么一说吗?看把你小子能得!

慕兴军瞄了瞄慕远,道:“你小子口气蛮大的啊?”

“不是口气大,实力不允许我谦虚。”慕远有些飘了。

他这是故意的。

慕兴军脖子一横,道:“行啊!你小子真要能表现出该有的水平,我倒也不是不能答应你当警察。”

慕远哪能听不出自己老爸话里的陷阱,不过……他真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