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燕荆准备设英雄宴的这条回复,网民们变得更加兴奋。

这下有大热闹可看了!虽然燕荆的做法越来越高调,但网民们却一点都不反感。

毕竟人家有实力啊!而且燕荆很清楚,吃瓜群众最喜欢看什么东西。

他趁着邪帝不敢应战的这个机会,大出风头,正是涨粉出名的好时候。

当燕荆提出替邪帝出战之后,他的微博粉丝,又暴涨了三百万,而且还在持续增长。

此刻,华夏西川,锦城市青城山上,游客比平时多出一倍。

站在山顶的燕荆,临风而立,虽然外表年轻,但却一副高人姿态。

不远处一大群游客,都拿着手机对燕荆拍照,或者录视频。

而燕荆也完不避讳这些。

而且,他还面带春风的给一个个迷妹签名。

“啊啊啊!燕剑侠你好帅啊!”

“燕剑侠,你有没有女朋友?

纯净美女你是幸福月光

我做你女朋友好不好?”

“燕剑侠,我今晚在朗格拉日大酒店606房等你,你一定要来哦!”

一个个小女生围着燕荆,一边要签名一边要微信。

燕荆微笑婉拒道:“不好意思,我很快就要前往泰山应战东瀛剑圣了,恕我失陪。”

说着,他便穿过人群往山下走去。

跟在他身后的,是两个穿练功服的青年,两人手里分别捧着两把宝剑,剑鞘一蓝一红。

这就是青城山镇山宝剑“水火坎离剑”。

走出人群后,燕荆回头问其中一个青年:“冢原一心那边怎么说?”

“冢原一心还没回应您的约战。”

青年恭敬的回答道。

燕荆闻言,一声冷笑:“这东瀛老鬼敢入我华夏,还摆什么架子!不用这老鬼回应,我自去泰山摆英雄宴,在华夏正统武学界诸多同道面前,把这老鬼打入泰山之底!”

“燕师兄,您收拾一个东瀛老鬼,肯定轻轻松松!听说那个冢原一心使用的是东瀛第一名剑天丛云,肯定不如您的水火坎离剑!”

青年趁机吹捧道。

这两个青年表面是燕荆的师弟,其实算是燕荆的跟班助理。

一些琐碎杂事,燕荆都交给他们去处理。

燕荆嘴角勾起一丝得意弧度:“那是当然,东瀛的剑,怎么能和我华夏宝剑相比?

我的水火坎离剑,就是放眼整个华夏历史,排名都非常靠前,只是青城山的老一辈用不好罢了。”

两个青年恍然大悟,怪不得他们以前没听过水火坎离剑,要论华夏历史上的双剑,比较有名的还是三国时期刘备所用的双股剑。

这时,燕荆又想到什么:“对了,邪帝有动静了吗?”

“没有,邪帝这阵子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跟班回答道。

“哼,缩头乌龟。”

燕荆不屑的摇摇头,脸上满是鄙夷之色,“前阵子还吹得震天响,现在冢原一心都要进入我们华夏蹬鼻子上脸了,所谓的邪帝居然玩失踪,亏我之前还那么高看他!”

“燕师兄,有小道传言说,邪帝只是我们华夏官方虚拟出来对付高丽东瀛的高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种传言,你们也信?

邪帝肯定是真实存在的,只是喜欢假装低调玩神秘而已,真正需要他挑大梁的时候就不顶用了,不过明日将是我正式登顶华夏武学界巅峰的一战,你们也发一份请帖给邪帝,让他过来观战。”

燕荆已经不满足于只在网络上运营自己的形象了。

他虽然靠着一千多万微博粉丝,赚了不少钱,但这远远无法满足他的野心。

如今形势一片大好,东瀛第一高手即将进入华夏,激起民愤,而邪帝又不敢应战,这简直是上天赐给他燕荆的完美时机!只要明日一战成功,他的名声将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到时候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

这就是为什么刚才一群女粉丝要求加微信,燕荆却不予理睬。

他根本看不上这些庸脂俗粉。

只要登顶华夏武学界之巅,各路极品美女肯定会主动投怀送抱。

想到这里,燕荆突然发现邪帝真的很愚蠢。

完不懂得把自己的名声转化为实际的好处。

反而处处低调,好像见不得人似的。

这也是燕荆怀疑邪帝实力有很大水分的一个原因。

“走吧。”

“明日的泰山,将是我燕荆武道之路上最大的垫脚石。”

燕荆的语气,充满了极度的自信。

他的两个跟班,当天就把请帖发给华夏正统武学界的武者们。

什么武当山、峨眉山、华山,虽然都没落了,但燕荆要的只是他们的一个名头。

而且他巴不得整个华夏武学界都没落,就他一人武功最高,这样就可以夺日月光华集于一身。

白氏祠堂里的陈轩,并没有收到燕荆的请帖。

因为燕荆的两个跟班,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因此这份请帖,是燕荆发在微博上的“网络请帖”。

“邪帝,听闻你身受重伤,避而不战,无妨,我燕荆将替你应战东瀛剑圣,让世人见证,真正的剑道在华夏,在我青城山!”

“明日正午,燕荆诚邀邪帝先生前来泰山观战,望赏脸!”

燕荆这条微博发得冠冕堂皇,引起诸多网友的大肆赞扬吹捧。

都在说燕荆堂堂正正,而又大度无比。

现在关于邪帝不敢应战的猜测,已经成为主流言论。

而燕荆的微博却没有提到这一点,这是照顾邪帝的面子。

所以反过来,如果邪帝不去的话,反而是不给面子了。

然而燕荆发出如此高调的网络请帖,陈轩却完没有关注。

要不是唐秋灵拿手机给他看,他都不知道还有燕荆这么一个人。

“陈轩,我们要不要过去?”

唐秋灵眨着大眼睛问道。

“去,当然要去。”

陈轩微微一笑道,“约战在哪里都可以约,但在泰山上击败冢原一心,意义重大,所以我们必须去一趟泰山。”

“你这么说,难道身体已经康复了?”

唐秋灵不由得露出惊喜之色。

陈轩微笑摇了摇头:“大道渺不可寻,我需要一个契机,来借此突破,冢原一心这老鬼武功不凡,或许契机就在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