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不担心仓储管理公司与那幕后的制假公司有什么牵连,但公司无牵连,并不代表着公司里的人没有牵连。

如果警方直接到这仓储公司询问相关情况,说不定就这消息就通过某种方式传到那制假工厂的耳中了。

所以,得慎重。

忽然,马局长说道:“这也是好事嘛!至少我们有了一个目标不是?我们完全可以派人到这里去暗中走访调查,把情况掌握清楚,再进行抓捕行动。”

“马局……这时间,恐怕有点长吧?”慕远犹豫了一下说道。

马局长笑了笑,道:“这么大的一件案子,时间长一点也是很正常的嘛。不过估计也要不了太久,十天半个月应该能搞定了。”

慕远挠了挠头,要是十天半个月才破这样一件案子,他铁定撂挑子不干了。

相比起刑侦案件,经侦案件是非对错并不一定是那么分明,经侦支队存在的意义,便是为了维护社会经济秩序。

要说这种造假行为有多么的令人人神共愤?那却是不见得,但它对经济秩序的破坏却是显而易见的。

慕远可以为这样的案子花费一定的精力,可要让他在这种案子上耗上十天半个月,他却是不会做的。

“马局,要不……我去取证吧!”

马局长有些犹豫,毕竟,慕远是过来支援的,而走访调查这类活儿,可没有太大技术含量,更多的是一种体力活儿,让慕远去不太说得过去。

宅宅妹纸活力早安写真

更何况,这类暗中走访还是有一定的风险的……

呃,好吧,好像慕大队确实挺合适的。

抬头看了看慕远那一张认真脸,马局长当即说道:“好吧!不过……你小心点。”

……

从经侦支队办公室出来,慕远顺便溜达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拒绝了经侦支队派人协助以及派人开车接送的意见,因为……他根本就没打算去。

暗中走访调查?哪有直接暗中拍摄录像来得稳妥?

对别人来说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并不代表慕远就无法完成。

他都不用自己亲自出马,直接让小毛去就能搞定了。

慕远相信,既然这个制假厂家能将业务拓展到全国范围,那么其出货量定然是非常大的。

这样一个厂,肯定小不了。

刚坐下,忽然电话响了起来。

他拿起一看,心头不由得一动,竟然是苏大记者打过来的。

当即瞅了瞅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快六点了。

他也没多想,直接按下了接听键。

“喂,瑾秋啊,什么……”

“事”字还没说出口,就被苏瑾秋给打断了:“慕远,你能别带这种感叹词吗?”

“呃……不好意思,习惯了。”慕远尴尬地笑了笑,“有什么事吗?”

苏瑾秋沉默了两秒,问道:“你……你妈妈没给你打电话?”

慕远一愣,道:“打电话干嘛?”

“啊……”苏瑾秋惊呼了一声,“可她刚才给我打了电话呢。”

慕远心头一突,不由得冒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中午吃饭的时候,老妈便留了苏瑾秋的电话。

如果老妈只是给苏瑾秋正常地电话聊天,那倒也没什么,可慕远不觉得自己老妈会这么无聊。

“我妈给你说什么了?”慕远连忙问道。

苏瑾秋道:“她说她刚刚给你打过电话,问你在干什么,你回答的是你……你正和我在一起,准备去看电影,然后她便打电话给我确认是不是这样的。”

慕远额头已经微微见汗了,忙问道:“那你是怎么说的?”

苏瑾秋苦笑道:“我还能咋说?总不能漏你的底吧?自然帮你把这事儿给认下了。可是……”

“可是什么……”对自己老妈颇为了解的慕远,心头已经有了一些猜测,但他还是问了出来。

苏瑾秋语气有些怪怪地道:“她让我一会儿拍张照片发给她,说是帮我监督你……”

慕远有一种找块豆腐一头撞死的冲动。

“你答应了?”

“不答应还能咋办?”苏瑾秋苦笑道。

慕远有点惊讶,他想到了老妈可能会采取的手段,但没想到苏瑾秋会答应——你随便找个借口糊弄过去不行吗?

“慕远,你说咋办?我总不能失信于陈阿姨吧?不然以后见面多尴尬?”苏瑾秋说道。

慕远感觉脑仁都在疼。

防不胜防啊!

“那……去看个电影?”慕远有些犹豫。

苏瑾秋那边稍稍松了口气,道:“你……来接我?”

慕远自然只能答应下来。

毕竟,苏瑾秋的车,貌似还停在那饭店外呢。

挂断电弧,慕远呆愣了几秒,然后嘀咕:这都特么什么事啊?

随后拿着钥匙,便走出了办公室。

“慕队,今晚不加班了?”刚到门口,正面走过来的成斌笑呵呵地问道。

慕远心情蛮复杂的,总不能说今晚不加班,要去陪苏大记者看电影吧?那多难为情?

“加班啊!办案呢。经侦那边的一个案子,需要暗中调查取证,我得帮他们把这事儿做了。”慕远一本正经地说道。

成斌倒也不疑有他。

分开后,慕远快速上了自己的捷达车,扑哧扑哧地轰着油门冲出了大门。

他终于又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晚高峰,他倒是有心将这二手捷达开出法拉利的感觉,但现实不允许啊!

终于,捷达车磨磨蹭蹭地到了省电视台外,慕远已经远远地看到苏瑾秋站在路边等着了。

那一抹靓丽的身影,哪怕是在美女如云的电视台里也显得无比的耀眼。

车哧溜一声停下,苏瑾秋轻拉车门,优雅地坐了进来。

她脸颊微红,也不知道是因为热还是其他原因……

“对不起,我妈……”慕远带着满满的歉意。

他也算想明白了,自己老妈搞出来的事情,这锅——自己得背。

没等慕远说出口,苏瑾秋柔柔地笑了笑,道:“没什么,陈阿姨的心情我也能理解的。”

“你能理解什么?”慕远愕然。

苏瑾秋白了他一眼,却是没打算回答这个问题,温柔地笑了笑:“你准备请我看什么电影?”

“emmm……我很少去电影院,对电影也不是很了解,要不……你决定吧。”慕远很直白地说道。

苏瑾秋深吸口气,同时香肩轻耸,无奈说道:“好吧!我找找看。”

慕远认真地开着车,不几分钟,苏瑾秋问道:“你喜欢看什么类型的电影?”

“科幻类的吧!”慕远很耿直地给出了答案。

毕竟,一个大男人,看那啥情呀爱呀的电影太别扭。

苏瑾秋抿了抿嘴,笑着道:“看来我们的爱好还挺一致!要不……就看这个流浪星球?”

“行!”慕远忽然又道,“现在时间还早,要不……先去找个地方吃饭?”

“好啊!”苏瑾秋愉快地答应了。

慕远快速转头瞄了苏瑾秋一眼,眼中带着几分狐疑。

就在他准备问些什么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一下。

慕远清楚记得自己手机的设置,这声音,应该是群里有人@自己了。

他对自己的车技很有信心,伸手摸出手机,迅速滑动了一下界面,然后便看到了上面的内容。

忽然,他眉头一皱。

“怎么了?”旁边的苏瑾秋有些担心地问道。

慕远道:“有案子!”

“啊……那……是不是看不了电影了?”苏瑾秋有点失落,“那……怎么向陈阿姨……”

慕远笑笑,道:“没关系,不用我亲自过去的。这种案子,一般都是我远程指导就行了。”

“这样也行?”

“当然!”

“真没问题?”

“没问题!”慕远道,“不过……得你来开车。”

“好吧!”苏瑾秋很愉快地答应了。

慕远有些不舍的放下方向盘,坐到了副驾驶那温暖的座椅上,开始了他的工作。

@慕远的是锦川区分局刑侦大队,其辖区发生了一起命案。

其实命案的侦破相对于盗窃、抢劫这类案件来说要更容易一些,至少大部分是这样的。

锦川区刑侦大队已经开始了侦查,但按照目前全市案侦工作的运行机制,这是需要第一时间通知重案大队介入的。

这样做,也是为了防止某些特殊命案,区县局刑侦大队没能力侦破,最后又因为时间而延误了侦破时机。

慕远一面操纵着小毛第一时间抵达现场,化作一只小老鼠开始在现场钻来钻去,查找某些线索。

同时也通过私聊,向锦川区分局刑大询问相关情况。

原本小毛已经被慕远派去了西溪轻纺工业园区摸清楚,现在出了这个事情,只好先把它弄回来了。

好在小毛的速度够快,倒也不用担心会耽误事情。

这案子并不复杂,慕远也没费多大功夫,就已经将案件的脉络给理清楚了。

就连嫌疑人,都已经在他的掌控之下。

呃……应该是在他的鸟的掌控之下……

对此慕远就很放心了!

不过他也不能直接把答案告诉给锦川区分局,而是按照以往的套路,一步一步地引导对方沿着正确的侦察方向前进,并最终锁定嫌疑人。

其实从这个角度来讲,这也是命案侦破的魅力所在。

恩怨情仇都是可以用逻辑推理的,这也是很考验一个警察的能力的。

不像街上的抢夺或者扒窃,想要通过推理破案?想多了吧!

在此过程中,慕远也就不需要太专注,他终于抬起头看向前方。

“呃……瑾秋,车……出故障了?”慕远第一时间问道。

“没有呀!”

“那怎么这么慢?”慕远满脸纠结。

虽然此刻还处于晚高峰,但就算晚高峰,偶尔也还是能飞奔一段不是?像苏瑾秋这般一直让档位维持在一挡水平,这就让人很痛苦了。

苏瑾秋俏脸微红,道:“我以前没开过自动挡,虽然驾照是c1,但都学了这么多年了……”

慕远顿时就明白了。

感情,这是一位新手女司机,手动挡的新手女司机。

她现在能平安地将车开出这么远的距离,慕远觉得自己应该觉得庆幸了,毕竟这时候可是晚高峰,很容易出交通事故的。

“靠边吧!我来开。”

“你的案子……”

“已经破了。”慕远笑了笑,“就一普通命案,很简单的。”

苏瑾秋脚下一顿,直接就将车给弄停了。

她确实感到惊讶。

她不是不知道慕远在侦查办案方面的能力,可这才多少时间?居然就把案子给破了,如此水平,用奇迹形容也不为过了。

慕远却没太多的想法,办案对他来说已经是习以为常了,时间长点短点也不甚在意。

他拉开车门下来,与还处于惊讶状态的苏瑾秋调换了位置。

要是换做以前,苏瑾秋绝对会提出采访的请求,可现在她却什么都没说。

慕远开车找了家自助餐店,二人进行了一次愉快的晚餐,然后便去了附近一家电影院。

当然,这过程中也没有发生关于看电影是否需要身份证的争论,看电影的过程也是泛善可陈,除了电影中的情节比较惊心动魄之外,电影之外的故事就是波澜不惊了。

“慕远,我拍张照片给陈阿姨发过去。”

“拍吧!”

“你倒是坐近一点啊!不然你妈妈肯定会怀疑的。”

“呃……也对!”

……

第二天,慕远神清气爽地来到了办公室。

昨晚顺利地将苏瑾秋送回她的出租屋之后,慕远便回到了市局。

同时他也没忘了指挥小毛再次前往西溪轻纺工业园区。

以小毛的能力,整个西溪轻纺工业园区对它来说根本就是不设防的,加上它的速度和敏锐的感知能力,搜完整个工业园区,所花费的时间也不过四五个小时。

结果非常理想!

慕远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虽然结果稍稍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但真相却已经明了。

慕远准备等上班的时候去将这事儿向经侦支队交接了,这样这个案子也就算了破了,他也就可以重新将精力放在其他案件上。

然而,他刚进了自己办公室,就接到了冯局长的电话。

“小慕,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慕远也没有犹豫,立刻就过去了。

到了冯局的办公室,慕远惊讶地发现,这里竟然坐了一个熟人。

省博物馆的周馆长。

慕远愣了愣神:难道又有文物被盗了?没这么倒霉吧?

不过这办公室里也仅有周馆长在场,另外还有两个陌生人。

从他们坐的位置判断,周馆长应该不是主客,而是他旁边的那位五十多岁的老人。

虽说现在五十多岁的人还不能算是老人,但谁让眼前这位头发都完全花白了呢?说是老人没有任何人会反驳。

“小慕,你来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省文旅厅的林副厅长,也是我们省文物局的局长。”冯局长一见慕远进来,便第一时间做了介绍。

另外那位陌生人,也是文物局的工作人员,叫马涛,是文物局办公室的。

至于周馆长,倒是不需要再介绍了,现在对方送的那面锦旗还挂在重案大队一中队的值班室呢。

“林厅,这位便是我们刚才谈的慕远,慕大队长。”冯局说道。

这位领导与慕远握了握手,看着他那张略有些稚嫩的脸,似乎有些不太踏实。

“小慕同志,听冯局说,你挺能打啊?”林厅笑呵呵地问道。

慕远内心有点小惊讶,这话问得挺没水平的!警察,能不能打,应该不重要吧?

虽然电视里演的刑警都跟武林高手一样,一个个拳脚功夫了得,但那纯粹只是电视……

正常情况下,刑警办案,不需要打!

不过对方既然这样说了,慕远觉得自己也不能太谦虚。

“还行!”慕远悠悠说道,“基本上,如果双方都是赤手空拳,打三五十个人还是很轻松的。”

这是实诚话,三五十个人也就三五十拳的事儿,确实很轻松。

可听在林厅耳中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一个人打三五十个?你是冲进了幼儿园还是养老院?

但这种事情又不好当面质疑,场面有些尴尬了。

冯局看出症结所在,立马说道:“林厅,小慕这话可没吹牛!当初他一个人抓了二三十号嫌疑人,把对方全给撂翻了,没一个能站起来的。虽然二三十号人与三五十个还有点差距,但我想这应该是不影响结果的。”

林厅这下是真惊讶了。

“而且,我们慕大队长,应对侦查破案方面的能力,更在个人搏击能力之上。这近半年时间里,由他破获的抢劫、盗窃案,不下两三百起。可以说,就盗窃来说,再厉害的盗贼,也别想在小慕同志面前搞事情。”

慕远静静地站在那里,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仿佛被冯局夸奖的人不是他一样。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林厅赞叹了一句。

慕远完全是一头雾水。

他总觉得这两人是话中有话……

很显然,冯局在将自己叫过来,肯定不是为了当着这位林厅表扬自己一番,肯定是有任务的。

又是文物局,又是博物馆,难道——又是什么文物被盗了?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尽量让其显得很茫然无辜:“冯局,您招呼我过来,有什么事吗?”

冯局笑了笑,说道:“是这样的!林厅这边有点事情,想请我们这边协助一下。我思前想后,觉得我们局里只有你最适合这项任务,所以就把你给叫过来了。”

慕远嘴角抽了抽,虽然冯局这话听着是挺舒坦的,可他还是没说出任何实质性的内容啊!

林厅随即说道:“小慕同志,是这样的。前几天,有一位我们西华本地的企业家与我们联系,说最近有一场文物拍卖会将要举行。这次的拍卖会上,有一件曾从我们省出土的国宝级文物作为压轴宝物进行拍卖。”

慕远一脸迷惑,问道:“领导,既然是国宝级文物,怎么还拿出来拍卖啊?”

林厅叹了口气,道:“它是被当年的盗墓贼给弄出来的,后来辗转流到了国外。这次这位企业家准备把这件文物拍下,无偿捐赠给省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