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

樱桃网

司九渊笑道,伸手拿过一过的浴巾围在自己的腰上,来到一边伸手拿过昨天带回来的行李箱。

他昨天回来行李箱都来不及开,自然里面的东西也就依然放在里面。

打开了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一个用盒子装着的东西,来到床边坐下后,直接递给了曲黎。

曲黎看了他一眼,有些好奇这里面放着的是什么东西,便直接伸手接了过来。樱桃网

打开后,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她也微微愣了一下。

随即直接扑进司九渊的怀里,高兴地道,“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

司九渊笑着拍了拍她的背,道,“老婆,你这么光着直接扑进我怀里,是不是在跟我暗示些什么?”

曲黎微微一愣,这才想起自己因为太过于高兴,直接就那么扑进司九渊的怀里,而她真的是什么都没有穿。

一张脸红了个透,想要去拉着被子包起来的时候,司九渊明显不给她任何的机会,而是直接将她扑倒在床上,拿下她手里的奖杯放到床头,笑意盈盈地道,“现在,我是我拿回我自己奖励的时候了!”

曲黎正想反驳,司九渊就已经将唇压了下来,直接吻住了她。

曲黎倒也没有反抗,双手抱着他的颈部,在他离开她的唇时,曲黎笑意盈盈地道,“那你可得使点儿劲,不然这奖励都不能让你尽兴。”

司九渊听到曲黎的调侃,坏心的磨了她几下,惹得曲黎娇声连连。

气质清纯可人元气少女青春阳光写真

“我会让你下不来床。”

……

司九渊还真让曲黎下不来床了,她的全身的骨头都跟拆开了重新再装回去一般,僵疼无比。

这一天她直接在床上度过,司九渊连带着晚餐和午餐都跟着送到房间里来给她吃。

她的心里别提有多郁闷,昨晚在客厅里的时候,她就想要躲着家里的佣人,为的自然也是不想让他们多想。

结果,她今天直接下不来床,这估计就是挑衅司九渊的下场吧。

她还真有那么一点儿郁闷,怎么就自己作死呢?

原先可能还不会变成笑话,夫妻俩人在同一个房间一个晚上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偏偏她非得作死,结果直接下不来床,司九渊把饭菜端到房里来。

他们用脚后跟都能想出来,到底是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啊啊啊……都怪你!”曲黎瞪着司九渊,原本她是想下楼去用餐的,可刚下床就发现自己双腿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丝的力气。

完完全全没办法下床,更别说下楼去吃饭了。

“怪我,怪我!”司九渊自然是满足得很,不过看到曲黎真的累坏了,他也是真的心疼。

曲黎瞪他。

司九渊倒是陪着曲黎在房间里吃了饭,为了让曲黎好好休息,司九渊告诉两个孩子曲黎最近太累,所以得要在房间里好好休息,不许两个孩子来打扰。

房里也就只有他们夫妻二人,而曲黎也是真的累坏了,所以几乎一直都在睡觉。

“跟我好好说说最近发生的事情,我要知道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