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

猫咪最网页

“我要见哲别!”

听到北风的传话,宫祁麟几乎是脚下没停便赶了过来。并没有去午睡而是坐在暖炕上等他的安素素见了宫祁麟也没有客气更没有遮掩,直接便开口说出了这趟让他过来的目的。

“你这是怎么了?”宫祁麟微微皱眉,有些担心的看着安素素。

过来的路上虽然他也开口问过北风安素素这般着急而且还是赶在这个时候找他的缘由,可是北风却也是被雨露临时通知,并没有说出个所以然。

而此时看到安素素的表情,他越发的担心了起来,过来挨着坐在她的身边,又柔声哄道:“怎么突然想着要见哲别?”

安素素抬手啪的一声,将那个雨露从明月公主那里顺过来的信封拍在了宫祁麟身边的炕几上:“这里头的事情,你是真不知道?”

宫祁麟看了一眼手边的信封,并没有着急给安素素答复,而是很认真的抬手拿起打开来抽出里头的内容翻看,只看了个开头他的面色也随着沉了下来,不过他虽然表情不虞,却还是耐着性子,将里头的内容全部看完才重新叠好搁回了信封里。

之后坦然的看着安素素道:“这些东西,我并不知道。而且,这内容上说的并不清楚,很多着墨也只是猜测,何况就算这些商议是真的,但大半却是旁人的提议和筹谋,并未见哲别自己的想法。”

“所以,我要见哲别!”

安素素抬头看着宫祁麟,她并没有怀疑宫祁麟的回答,他说是,她便信。而且就像宫祁麟所说的,这信的内容,其实也就是一个来自西凉国内贵族的证词,证明哲别在来大夏之前,曾经进行过的一些为了救回乌兰可汗而做出的商讨。

可是虽然这件事情存在,但是却并不能说明,这就是哲别汗王自己内心真实意图的表达。

“如果哲别真的存有这样的心思,你打算如何?”

唯美河流自然风景中的清纯长发美女美如画

宫祁麟并没有直接给安素素答复,而是直接开口问出了一个自从安素素知道了这信函内容之后,便一直没空考虑或者说她根本就选择了回避的问题。

这个问题,一下子便把安素素给问住了。

她呆呆的坐在炕上愣了许久,脑子里第一次糊成了一团浆糊。

“如果哲别真的是一个心怀叵测的混蛋,他接近明月本身就是动机不存,现在这场联姻已经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地步,就算明月是你最好的朋友,可是作为一个决策者,你会如何抉择?!”

宫祁麟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见到安素素这般便心软,而是很认真的迎着她的躲闪,继续一字一句的问道:“素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做?!”

“我,我……”安素素心里一阵一阵的发慌,可是她却也很清楚,眼前的局面,不是一句‘不嫁’就能完事儿的!

安素素的脑子乱糟糟的,她努力了半天却也没有办法将这团思路给理顺,反而因为担忧和焦虑,越来越找不到出口。猫咪最网页